美财长:第四轮经济刺激法案有望5年投入7600亿美元


《纽约时报》认为,如果没有更全面了解谁被感染的信息,公共卫生工作者就无法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,无法对对他们进行隔离,以阻止病毒进一步的传播。

为了实施保持安全距离措施,工作小组起表率作用。新闻发布会改为网上视频举行。美国民众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事实——30天内,全美的确诊病例数从仅有70例,飙升2000多倍至16万多例。

此后,美国的检测量迅速增加,医院等机构的近100个实验室都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。3月初,美国联邦政府官员才宣布扩大病毒检测规模的新政策。

这使得医院、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。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,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,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。

美国疾控中心官网称,截至2月中旬,美国全国每天检测的样本约为100个。由于检测能力有限,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标准一度非常有限:只有短期内到过中国或密切接触过感染患者的人才有资格检测。

工作小组表示,随着入境人员减少,输入病例近日呈下降趋势。但是社区传播数量逐日上升。呼吁民众保持安全距离是最有效的防范措施,尽量待在家里,居家办公。政府将强制可以居家办公的企业遵守这一规定。

新加坡跨部门工作小组31日傍晚召开新闻发布会,公布当天确诊病例47例,其中16例是输入病例,18例尚未查到感染源。累计确诊总数926例。

《纽约时报》对美国50多名现任和前任公共卫生官员、行政官员、资深科学家和公司高管进行了采访。他们表示,负责检测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威胁的3个政府机构,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、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(FDA)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(HHS)都没能足够迅速地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。即使科学家关注着中国的疫情肆虐并发出警报,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及时作出反应。

当地时间3月28日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发布报道《错失的一个月: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》(The lost month: how a failure to test blinded the U.S.to Covid-19),试图找到答案:由于技术缺陷、监管障碍、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,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,使得美国“缺失了一个月”,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。

托卡耶夫指出,新冠肺炎疫情仍在继续发展,为应对疫情,国家采取了包括进入紧急状态等一系列抗疫举措。这些举措已取得成效,防止疫情不受限制地扩散,但也给民众生活和工作带来了不便,“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”。